神话库丘林沉迷中/黑粉操作出没注意/宝钻堆字(坑)地/Feanolfin依旧长期求投喂QWQ/
日常出没于微博@沙砸砸

两座灯塔 Lighthouses(9)

战争画师半AU。

CP:Feanor/Fingolfin

或许是画师费费与大兵芬熊的故事。

(在DDL的边缘用生命诈尸(x


9.


很多没有任务的时候,士兵们藏在泥墙下,把自己脱得一丝不挂,芬国昐却不这么干,哪怕高温朝他丢掷火把,焚烧所有的血液和骨肉,哪怕他满额汗水,嘴唇苍白龟裂,也不开一颗扣子,像那些粗糙的军服能证明他的存在,让幽灵的形体活灵活现那样。终于在一个热得无法忍受的下午,费诺撞见他扯下了上衣,裸露出极窄的腰线,弓起的脊背与突出的肩胛,而后是脖颈和手臂,很不自然的脖颈和手臂,像是被疯狂地碾碎过再粗暴地拼凑回去,费诺的眼睛眯了一下,但没有移开视线,只是在光秃的墙洞外...

关于神话库丘林的领地——缪斯印尼

当我们在讨论缪斯印尼的熊孩子时,我们在讨论什么。


首先是抱歉orzzz,po主现在,已经掉进DDL的塔耳塔洛斯了(眼神死)爬上来最早也是十二月底,(下)篇它可能,得鸽了(抱头),只能把一些自己平常梳理思路时候的记录整理成小短文,发上来给大家看qwq如果能对大家在阅读神话时的有一点帮助的话,就最好不过了。

本篇为缪斯印尼相关地理豆知识(。)主要参考资料来自英文维基。



关于神话库丘林的领地——缪斯印尼


所谓缪斯印尼其实是一个旧地名,指缪斯印尼平原,即Mag Muirthemne,“缪斯印尼”这个译法取自中译《夺牛记》的前言,沿用它纯粹只是po主的个人偏好,在《凯...

库兰的猎犬——那些年吓得翻墙跳窗救娃的老父亲

我们都是你爸爸的特别篇√(???)

警告:本文全部角色形象皆基于神话。请不要相信下文中除了原文截图以外的其他任何东西。不是任何意义上的科普!

 

咳嗯,那个什么,其实,下已经写了一半了,之所以至今没有写完,一是因为po主三次元(又双叒叕)陷入了ddl地狱;二是,下的部分不可避免地要提及夺牛战争的内容,而面对作为一个整体的Táin Bó,我实在是很犹豫应不应该,或者应该如何拆开来写它,结果就拖延症爆发了(。)

而这篇,是因为在10.30的时候突然有GN在Lof下留言,想看“吓得翻墙跳窗救娃的老父亲”,而这个部分又正好因为有单独写的想法,而被我从(下)...

两座灯塔 Lighthouses(8)

战争画师半AU。

CP:Feanor/Fingolfin

或许是画师费费与大兵芬熊的故事。


(悄咪咪(。


8.


画师在睡梦中听到哼唱。低沉的曲调随火光一道在深重的黑影内明灭。

一个、四个、五个、六个。

他从床上坐起身时,第一缕灰濛的晨光正在海雾与尘埃中挣扎,在窗栏间注视,而后站在滚烫的铁壶边缘,去触碰内里沸腾的清水。

随即炉火震动,一切戛然而止。

画师皱起眉。


那天下午,费诺久违地拜访了岛上的城镇,以填补生活用品的空缺,他在小镇唯一的主道上踱步,踩过砖红色的石阶,自一端笔直地走向另一端,妇人在种满鲜花的阳台上晾晒衣物,叶片自黄铜栏杆的缝隙间掉下来,落在他...

图源:池上正太『ケルト神話』


拿到书之后实在是过于兴奋,来向大家分享这张我见过的最好看的神话库丘林,他太好看了我发疯。(青蛙狂舞.gif

(而且当年那个小小只的熊孩子神话汪被这视角拍得仿佛两米八(今日黑粉操作1/1(???


(照片是自己照的,出于担心擅自加上了水印,非常抱歉,私藏随意qwq但还是请务必不要转载(合十)

两座灯塔 Lighthouses(1-7)

战争画师半AU。

CP:Feanor/Fingolfin

或许是画师费费与大兵芬熊的故事。

0.

“你死了。”费诺打开门,而后把这句话丢出去。

“所以我们在这里。”芬国昐接下来,又随手递了回去。

“你来做什么?”费诺转身走进塔内。

“我来杀了您。”芬国昐在他身后回答。

1.

几年前的一个早晨,费诺在古老城市的白砖路上走过,下午他在残损泛黄的书卷旁见到了芬国昐。

他迈进厅内的同时,大半个展室外的高个男人抬起头来,两双眼睛的视线错身而过,扎在对方身上,费诺看见那张面孔上所有松散柔软的线条霎时凝聚,像被集结号惊醒的队伍,整合出一副严肃、有序、毫无生气的神情。

那也是日后他最常在...

我们都是你爸爸!(中)——关于那些年的神话老父亲


警告:本文所有角色皆基于神话形象!请不要相信下文中除了原文截图以外的其他东西,请务必以“这个po主为了讲相声什么都做的出来”为前提阅读。


上集(。)我们讲完了两个亲爹,那么是时候来看看那个“一群养父”又是怎么来的了。


在瑟坦塔诞生后,国王康奇伯舅舅非常高兴,想要将孩子交给自己的妹妹,同时也是孩子的母亲公主Dechtire的姐姐Finchoem(芬恰伍)暂时抚养。


*这位Finchoem(芬恰伍)就是我在上一篇FHA(1)中提到的库丘林的姨妈芬初姆,请大家务必记住她的孩子康尼勒•塞纳齐,作为大家的库丘林的大表哥,他还会有戏份的。


然而,你们应该猜到了,库丘林•麦克•苏...

その過去は既に——关于FHA中的神话(1)

在Fate/Hollow ataraxia(通称fha)中,有一节标题为その過去は既に的场景,至今依然是我最常重读的一节,甚至可以说,最开始我就是为了这一节的内容而去玩的fha,(虽然后来被小安巴姐和卡莲疯狂圈粉233甚至对着天之逆月礼装号泣(。)而这一节也完全没有辜负我的希望,至今依然能把我虐得不轻(笑),甚至不如说,在我越来越熟悉阿尔斯特故事群之后,它的虐度非但没降,反而持续直线暴涨,我的计划也从原来的挑几个比较大的点出来写些记录,变成了现在的逐句截图(捂脸)

其实在我打算为这一节写些什么的时候,甚至连废狗坑都还没有入,然现在我家L汪都已经满绊了,也是要为自己的拖延症喝彩(糊脸)...


我们都是你爸爸!(上)——关于神话库丘林的诞生

警告:请不要相信下文中除了原文截图以外的其他东西,请务必以“这个po主为了讲相声什么都做的出来”为前提阅读。


在上一篇打开方式完全不对的厨力放出中,我提到了一群操碎了心的老父亲,但我实际上并没有拿出足够多的证据来说明,为什么这里的“爸爸”后面必须要加个复数“们”,毕竟大家都知道,光有一颗老父亲的心,并不能给你一个老父亲的名。

然而,这群老父亲,他们确实拥有姓名。

咳嗯。

在凯尔特神话中,有一个出镜率非常高的身份,就是“养父”。凯尔特贵族有将孩子托付给地位高的人抚养的习惯,这也体现在神话中,比如光神鲁格的养父是海神玛那南,以及大家都熟悉的“刷子”迪卢姆多·奥...

调戏、性骚扰、平原摆兵器?神话库丘林的求婚——The Wooing of Emer

“愿诸神使你前路平顺。”

“愿你免受一切伤害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本文为神话库丘林形象相关的个人感想陈述,内含大量意义不明的吐槽、絮叨、自问自答,全部来自一个读书非常少的笔者。接受一切对神话形象内容版本的讨论,接受一切对笔者本人的指责,不接受一切无理由角色黑。

*由于本文主要涉及神话形象,请务必注意与fate分别看待。

涉及CP:神话原典库丘林/埃梅尔

不是科普!不是科普!不是科普!真的不是科普!!请千万不要把我的吐槽当科普!!!

库丘林传真的很有趣大家...

宝钻五十问

总算从拖延症里爬起来解决了最后一个DDL_(:3」∠)_感觉这个问卷要是再继续压在硬盘文档里,就会被我填出一万字了orzz也顺便祈祷明天正式开始的考试周一切顺利(双手合十

非常谢谢太太的问卷owo @熊熊燃烧的叉烧包 


1. 昵称?

唔……沙砸?沙砸砸?或者沙咂咂咂咂砸?(快住手


2.何时看的《宝钻》?

15年初。


3. 看《宝钻》的契机?

最开始应该是一种“我根本没看懂这套书(指魔戒)!”的懵圈心理(捂脸),虽然最初我是因为这种没有看懂而没有想找下去,于是错过了宝钻(想起来真是特别可惜……记得那时候还帮借书给我的...

好几个pre的死线意外推后了,于是悄悄地上来表示这里还有活人(。虽然应该没有人记得了,不过无论是冰泡泡第六节还是盛放下半部分的预定字数都几乎翻倍,Lo主现在特别方……所以把片断发出来督促自己ry,不打tag,依旧是更新了就删_(:3」∠)_


“看来我可以指望你帮我喝完了。”费诺扬着眉轻哼一声,算是承认了芬国昐的推测,有那么个瞬间,他收紧眼角将视线完全锁在对方身上,而芬国昐似乎并无察觉,他望向窗外,脸上带着未完全褪去的微笑,饶有兴趣地看着被灰茫的积雪覆盖的花园,冰霜使果树光裸的枝丫缩成几道曲折的棕黑线条,莫名显出些诡谲的美感。

他确实没发觉另一个人突然弯起唇角,主人钢灰色...

1 / 3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